UMC Society

Home » Posts tagged 'political history'

Tag Archives: political history

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论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 (Anti-intellectualism and the Chinese political tradition)

“反智论”是译自英文的anti-intellectualism,也可以译做“反智识主义”。“反智论”并非一种学说、一套理论,而是一种态度;中国虽然没有“反智论”这个名词,但“反智”的现象则一直是存在的。一般地说,“反智论”可以分为两个互相关涉的部分:一是对于“智性”(intellect)本身的憎恨和怀疑,认为“智性”及由“智性”而来的知识学问对人生皆有害而无益。抱着这种态度的人我们可以叫他做“反智性论者”(anti-intellectualist)。另一方面则是对代表“智性”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als)表现一种轻鄙以至敌视。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我们称他们作“反知识分子”(anti-intellectuals)。

(more…)

吴思:为何欧洲没法实现大一统,中国就能呢?(Wu Si: why was China united, when Europe was not?)

“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被著名历史学者吴思视作元规则,是决定规则的规则,但在市场合作已成主流的今天,它是否仍然适用,又该如何去理解?而在这一“近乎残酷”的元规则之下,道德的位置和价值究竟何在?进一步,单个个体在这一铁律下,又该如何自处?我们还能使用哪些“弱者的武器”把暴力集团关进笼子?

(more…)

戚本禹谈“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问题 (Interview: Talking about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ith Qi Benyu)

“Qi Benyu, a Communist Party theorist and propagandist who played a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died yesterday in Shanghai at the age of 85.” … This is an interview with Qi in late 2008.

(more…)

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Why not establish a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in China?)

如果中国人真的忠于爱新觉罗家族,那么爱新觉罗家族就没有必要那么害怕民主或者没有必要那么害怕宪政了。之所以有辛亥革命,就是因为被统治者要求宪政而清朝千方百计不愿意。因为中国皇上都知道当虚君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爱新觉罗皇室很害怕民主,可是威廉一世的子孙就不那么害怕,我不是说威廉一世的子孙就很爱民主,全世界的君主大概都不太喜欢民主,但是的确有一些君主是不那么害怕民主的,为什么不害怕呢?因为他的臣民对他的爱戴不是靠暴力来维持的,臣民对你根本就无所谓爱戴,所有这些爱戴都是装出来的,比如说你在位的时候,枪杆子在手,有上百万人对你山呼万岁,但是你一旦没有了枪,失去了权力,马上就被大家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如果你真正是忠君的,如果这个民族真的有忠君的传统,反而不会有人那么害怕民主,正是因为这个民族没有忠君的传统,所以这个皇上就要死把住权力不放,而且非常之害怕一旦失去权力的情况。

(more…)

朱家天下,中国专制崩坏的开始(The beginning of the collapse of Chinese autocracy)

明代亡君亡国的根源在哪里?权力集中在朝廷,王权专断、君临天下,真的能成大事吗?

明太祖煞费苦心定下的《皇明祖训》,原本希望让朱家王朝万岁万万岁,但还是逃脱不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朝代兴亡历史怪圈。明代代替元朝,又被清朝推翻,朝代循环往复,但为蒙元所开创、朱元璋所确立的君主独裁制度却在继续延伸,而汉唐宋所曾经有过的君主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成为了久远而模糊的绝响。

(more…)

如何摆脱大共同体至上的路径依赖?(Dialogue: how to get rid of the large community-oriented path dependence? )

秦晖对话刘仲敬:如何摆脱大共同体至上的路径依赖?

“按照我的解释体系,日本和俄国对中国近代化起的灾难性作用其实还不在于他们侵略了中国,夺取了中国多少土地,而是在于他们都把西方的两种资源——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给扭曲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