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C Society

Home » Posts tagged 'civilization'

Tag Archives: civilization

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思考(Reflect on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现在传统文化很热。我认为这有好,有不好。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要把它放到历史经验里去考察。… 世界各国都要从传统社会转型变为现代社会;有些国家很顺利,有些国家则迂回曲折。在后发展国家里面,中国是丧失掉很多机会的一个国家。… 中国人民要谨记过去的悲惨教训,应该接受普适性的核心价值和共同的先进制度。这关乎国家命运和人民福祉,一定要坚持住这条。至于个人喜欢伊斯兰文化,喜欢中国文化或西方文化,如此等等,应该多元共存。私人的文化取向是公民的自由,政府和其他人都无权干预。

(more…)

袁伟时:大灾难为何没有带来大觉醒?(Yuan Weishi: why history didn’t enlighten the people? )

100多年来一些政治家及其追随者把历史作为实现其政治图谋的工具,不惜编造谎言、伪造历史,让追随者如醉如痴。在他们笔下,19世纪40年代至20世纪的启蒙思想家是“买办文人”,合该成为批判对象!曾国藩是“汉奸”、“刽子手”!李鸿章更是如假包换的“卖国贼”!19世纪的在华外国人都是“帝国主义分子”!…… 受尽千霜万雪的沉默者该说话了!

(more…)

当下中国最紧迫的任务是文明重建 (The most urgent task in China is to rebuild civilization )

从1990年代以来,执政者就开始逐步重视国学,也一直提倡复兴传统文化,但是国学作为一种存在,在现实层面却比较尴尬,现在一讲到国学很多人就会想到于丹讲的那种鸡汤式国学,影响很大;再就是很疯狂的,主张要恢复跪拜等各种礼仪之类的国学。

  但显然在今天这样一个现在中国人普遍接受西方化生活方式,如果国学不能从各个层面和现代性做一个打通,这种尴尬境地恐怕还会继续保持。

(more…)

书摘:为什么”西方重论辩,中国重文字“?(Book digest: why ‘oral debate’ is important in the west, but ‘writing’ is more stressed in China)

“西方重辩论,中国重文字的文化差距中,当然包含着后生的因素,比如中国的科举制,西方中世纪经院哲学中的辩论, 但中国与希腊的风格自源头就是有别的。早期的因素亦是不一而足。帝国的治理依赖文牍,文字克服了口语传递中信息的衰减变形,更不必说方言音异的障碍。城邦中的交流当推口语最便捷,一次演讲足令城邦内所有关注者尽悉详情。而与本文密切关联的一个因素绝不可以轻视,就是象形文字与字母文字的差异。”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