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C Society

最绝望的堕落——写给中国知识分子 (To Chinese intellectuals)

最绝望的腐败不是官僚,也不是匪盗痞,而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堕落是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彻底的和最后的堕落。这里想要明晰的,是堕落的主要标志:终极关怀的缺失,道义立场的摇摆,社会良知的泯灭,忏悔意识的淡漠以及对人的极度冷漠。在绝望中,应如何坚守希望?

(more…)

戴着像章的人在法庭内大喊大叫 (Maoist blustering in the court)

“我今天好象闻到了文革的味道”。“不讲理,不讲法律,不面对问题,只讲政治正确,不能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他们号称代表人民,是这些人最大的特点,这与现代文明是相悖的,今天他们虽然被迫走进法院,但看不到他们对法庭的尊重和对法律的信昂,他们似乎只是想尽情的在法庭里大喊大叫!”

(more…)

马克思社会思想再思考( Marxism and its dominance in China)

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思想市场的缺乏源于思想的被禁锢。长期以来我们被强迫接受并只认同唯一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及其以后的继承发展。各大学不仅都设置有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课程,而且争先恐后地纷纷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学)院;马院的研究经费和教师收入优厚于其他社会科学专业;在每年公布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指南中,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不仅排位最前,而且数量也占据很高比例……

(more…)

历史上差异最大的两代人该如何和解?(Chinese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

老一辈过多的操纵与干预子女,并且容不得子女不服从。这是一种深入内心的恐惧,是过往的种种惨痛经历所造成。对稳定工作的过分看重,就是一个典型体现。他们一直生存在体制的阴影下,对身份、编制、保障等看得极重,因此往往将体制视为唯一出路。他们已经习惯被国家安排,所以也热衷安排孩子的生活。

(more…)

文革时的教科书(Chinese textbook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摧毁信任的最后一根稻草(Crisis on Trust in China)

政府是没有能力建立信任的,我说的是社会信任,社会信任是一个社会长期的文明、文化养育出来的东西,是无价之宝。政府是没有能力建立信任,就像政府没有能力创造该民族的文明一样。反过来说,政府却有能力摧毁该民族的信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