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C Society

《天下雜誌》專訪余英時(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u Yingshi)

史學泰斗余英時前日扺台,準備領取第一屆「唐獎」漢學獎。余英時昨日下午在圓山飯店接受《天下雜誌》長達兩小時專訪,對於兩岸三地民主發展、知識分子角色等重要課題侃侃而談,並坦率提出諸多警語。… 余英時肯定港人的「公民抗命」… 支持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太陽花學運… 關心自由民主、聲援大陸民運人士 … 蔣經國早期是「民主的敵人」,晚期慢慢覺悟而有很大的轉彎,「就值得稱讚」… 從語言到文字都不可能去中國化 …

(more…)

西方政治思想在中国的传播与误读(Dissemination and misinterpretation of western political ideas in China)

1980年代以来,中国一些知识分子借用西方左派资源,批判西方自由民主,同时,以国家主义逻辑为中国的现实辩护。援引西方的文化多元主义来建构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借助后现代主义对代表制民主的解构和各种后现代的时髦设计,拒绝中国的民主化。

1990年代的青年学生受到的主要是民族主义教育,这种教育造成了他们中很多人心理上的不健康和人格上的缺陷。在这些人内心深处,预先就被植入了对西方文明的深深的偏见,形成了对西方政治的特定态度和情感。虽然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里,人们的个性得到初步解放,现代人格也初步发育起来,但是,现代人格还远未成熟,他只能依附于民族或国家,依附于权力。

正是深层的政治心理,或政治人格特征,使从民国时代直到今天的一些知识精英拥抱国家主义,敌视或轻视西方的主流价值,认同西方的各种集体主义和左翼思想。

(more…)

最绝望的堕落——写给中国知识分子 (To Chinese intellectuals)

最绝望的腐败不是官僚,也不是匪盗痞,而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堕落是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彻底的和最后的堕落。这里想要明晰的,是堕落的主要标志:终极关怀的缺失,道义立场的摇摆,社会良知的泯灭,忏悔意识的淡漠以及对人的极度冷漠。在绝望中,应如何坚守希望?

(more…)

戴着像章的人在法庭内大喊大叫 (Maoist blustering in the court)

“我今天好象闻到了文革的味道”。“不讲理,不讲法律,不面对问题,只讲政治正确,不能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他们号称代表人民,是这些人最大的特点,这与现代文明是相悖的,今天他们虽然被迫走进法院,但看不到他们对法庭的尊重和对法律的信昂,他们似乎只是想尽情的在法庭里大喊大叫!”

(more…)

马克思社会思想再思考( Marxism and its dominance in China)

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思想市场的缺乏源于思想的被禁锢。长期以来我们被强迫接受并只认同唯一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及其以后的继承发展。各大学不仅都设置有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课程,而且争先恐后地纷纷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学)院;马院的研究经费和教师收入优厚于其他社会科学专业;在每年公布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指南中,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不仅排位最前,而且数量也占据很高比例……

(more…)

历史上差异最大的两代人该如何和解?(Chinese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

老一辈过多的操纵与干预子女,并且容不得子女不服从。这是一种深入内心的恐惧,是过往的种种惨痛经历所造成。对稳定工作的过分看重,就是一个典型体现。他们一直生存在体制的阴影下,对身份、编制、保障等看得极重,因此往往将体制视为唯一出路。他们已经习惯被国家安排,所以也热衷安排孩子的生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