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C Society

Home » Chinese Debates » 袁伟时:大灾难为何没有带来大觉醒?(Yuan Weishi: why history didn’t enlighten the people? )

袁伟时:大灾难为何没有带来大觉醒?(Yuan Weishi: why history didn’t enlighten the people? )

Start here

100多年来一些政治家及其追随者把历史作为实现其政治图谋的工具,不惜编造谎言、伪造历史,让追随者如醉如痴。在他们笔下,19世纪40年代至20世纪的启蒙思想家是“买办文人”,合该成为批判对象!曾国藩是“汉奸”、“刽子手”!李鸿章更是如假包换的“卖国贼”!19世纪的在华外国人都是“帝国主义分子”!…… 受尽千霜万雪的沉默者该说话了!

满族入关后迅速汉化,大清帝国可以说是汉族传统文化和传统制度的结晶。就疆域而言,它缔造了一个空前绝后的最大的中国,直到它坍塌,面积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俄罗斯。海外学者近年热衷宣扬大清帝国的富裕,国内有些读者跟在他们后面扬扬得意,以此证明中西差别只是文明类型不同,不存在文明的差距。

不过,他们赖以立论的有些数据并不可靠。有位中国学者经过仔细梳理后终于得出严肃的结论:“按当期购买力评价法计算,1600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约为四分之一。1840年下降到了不到五分之一。”“中国人均GDP在1600年时大约只有英国的40%,与美国比较接近;1700年不到英国的三分之一,略超过美国的70%;1820年不到英国的五分之一,略超过美国的四分之一;1840年为英国的16%,美国的五分之一。”(刘逖:《1600—184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估算》,《经济研究》2009年第10期,北京)

国人沾沾自喜的“乾隆盛世”,在马嘎尔尼笔下不过是一尊“泥足巨人”

大清帝国号称盛世之时的经济,实际已每况愈下。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中国依靠传统的内在因素,没有完成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化的历史任务。早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王韬、郭嵩焘已经坦陈:不吸取外来的现代文明,中国就摆脱不了“无道之国”的困境。

历史包袱太沉重了!中国人开始认真接受现代文明竟然是以六次内外战争(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入侵、太平天国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义和团事件与八国联军入侵)为代价!早在1851年,中国人口已达4.3亿,直到20世纪初,才恢复到这个水平。换句话说,60年间一亿多人的非正常死亡,才迫使中国人睁开眼睛!

外来侵略者的罪责当然应该谴责。但是,内在的腐朽因素才是这个东方大国在迷宫中打转的主要原因:第一,传统顽固地抗拒现代文明。传统观念、传统社会制度与现代文明的矛盾得不到合理的解决,是19世纪中国转型失败的主要原因。第二,经受不住世界范围内用最华丽的道德外衣包装的激进主义思潮冲击。毕其功于一役!受苦受难的大多数人的利益!铲除一切不平,在人间建造一座美轮美奂的天堂!惊天动地的呼喊,震慑庸众,容不得半点质疑,更不用说反对。

我们学习西方的时机非常不幸,恰好赶上西方文明的堕落时期。——冯克利

回顾百年中国,愚昧招致外敌兵临城下,令人痛心疾首;先驱的救国良方频频被蔑视,更让人不忍卒读!魏源大声疾呼必须与世界通商,在虎门设立由私商主导的特区,摸着石头过河。郭嵩焘、郑观应呼吁把官办企业交给私商经营,要办学校、办报馆、开国会。李鸿章主张“外须和戎,内须变法”。严复在甲午战争后破门而出,直指“身贵自由,国贵自主”,盛衰的关键在“自由不自由”!……警钟长鸣,睿智闪光,采择其一,面目立变。无奈体制阻隔,思想壁垒森严,上不能达天听,下不为庶众所理解!中国在遭受历史积垢的惩罚!

企盼历史悲剧不要重演。纵观历史,横看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要从传统向现代转化,有三个主要环节:

第一,自由。从个人的独立自主到社会各领域的自由。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说得好:“扩展人类自由既是发展的首要目的,又是它的主要手段。”(《以自由看待发展》,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2页)

第二,以法治为基础的稳定。

第三,融入世界。

这三点既是现代社会的主要标志,又是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化的基本途径。只要了解世界的历史和全局,这些都是很朴素简单的道理。

但是,为了阻隔这些现代文明常识的传播,100多年来一些政治家及其追随者把历史作为实现其政治图谋的工具,不惜编造谎言、伪造历史,让追随者如醉如痴。在他们笔下,19世纪40年代至20世纪的启蒙思想家是“买办文人”,合该成为批判对象!曾国藩是“汉奸”、“刽子手”!李鸿章更是如假包换的“卖国贼”!19世纪的在华外国人都是“帝国主义分子”!……

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会见俾斯麦

35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历史进入了新阶段。可是,野蛮和文明的缠斗并未结束。

展望世界,人类当前面临新的三岔口。通过区域联合走向世界一体化,是当下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欧洲再次成为文明的领路人,法、德化解世仇成为欧盟公认的核心。中、美、日能否步他们的后尘携手合作,已经成为东亚和亚洲太平洋自由贸易区能否顺利发展的关键。在这个关键时刻,如果反而刻意加深仇恨和矛盾,其实质是抗拒历史潮流,拒绝、拖延自己融入世界的契机。

俯览国内,一场迟来的改革正在叩门:在社会生活的每一领域都确立自由、民主和法治。一个科长可以决定一个企业的命运,何来经济自由?某个官员的好恶成为学术成果或影视作品能不能“通过”的关卡,学术和创作自由必然化为乌有!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官员。自由、法治制度在社会生活各个角落生根,对念念不忘专政和斗争的官员来说,这是一场观念和行为方式的彻底变革。没有朝野互动、持久博弈,这个大变革不可能完成。困难倒逼改革,任何人都挡不住这个历史趋势。

“戴口罩防雾霾”的观念在中国得以普及,前后约8年时间

历史正在迫使中国人做出新的选择。生活在各个领域的知识阶层面临新的考验。大批现代公民的生长是国家不再误堕魔嶂的基础。

多年来中国知识阶层遍体鳞伤,视线被遮蔽,思想被禁锢,在生死线上挣扎,有话不敢说,想说也无处说!

传承浩然正气的豪杰值得人们永远尊敬,但不必因此痛斥被迫低眉噤声的知识人。只有一个雇主,一家老小的生命线握在他人手上,斯时斯地,说几句心里话往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舍生取义谈何容易?除了陷害别人的奸佞之徒,都应得到人们的谅解。

时移世易。生活来源和思想文化多元化已成为不争的现实。时代呼唤公民觉醒,环境和性格决定命运!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清绝。影也别。知心惟有月。原没春风情性,如何共、海棠说。”(宋 萧泰来《霜天晓月•梅》)

古旧诗词无意中成了当代中国知识阶层的历史写照和新的期许。

知识分子除了转变观念,别无选择。——杨奎松

受尽千霜万雪的沉默者该说话了!

我们的文化传统迫使人们恭顺、宗经、尊上,按照统一的模子生活;而众说纷纭、自由选择、鄙薄奴颜婢膝是现代社会的常态。“清绝。影也别”!“一花一世界”,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发展更是标新立异。尊重个性,就是尊重自由,珍惜社会和国家的生机,维护正常的社会生活。

Taken from: sohu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