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C Society

近十年来中国国家主义思潮之批判(Chinese statism in the past ten years )

一股国家主义的思潮正在中国思想界兴起,风头所向,横扫左翼、保守两派阵营。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下,国家主义(statism)从民族主义(nationalism)发展而来,但比民族主义更极端,更政治化,强调国家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至高无上的核心地位,因为国家代表民族和人民的整体利益,可以抵御私人利益对政治过程的渗透和干扰。中国的国家主义并非传统的皇权专制主义或现代极权主义的翻版,它的正当性以人民主权论为号召,有某种似是而非的民意基础,通过民主而实现威权,乃是一种民粹式的威权主义。中国的国家主义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力图证明自己是一种与西方不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道路和政治模式,是足以挑战普世性的西方民主的制度创新,正在通过将人民利益与中华文明的神魅化,建立一种国家的拜物教。

(more…)

当代中国的市场经济与公民权问题 (Market economy and civil rights in contemporary China)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不能成为强制人下乡的理由,与“小城镇的优点”不能成为阻止农民进入大城市的理由是一样的。广阔天地是否有作为,是个人力资源配置问题,小城镇是否有优点,是个聚落规模问题,而迁徙择业自由则是个公民权利问题。农村需要人才,小城镇规模适当,国家应当尽可能帮助它们增加吸引力。但这不可能通过堵塞公民的其他选择来实现。

(more…)

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论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 (Anti-intellectualism and the Chinese political tradition)

“反智论”是译自英文的anti-intellectualism,也可以译做“反智识主义”。“反智论”并非一种学说、一套理论,而是一种态度;中国虽然没有“反智论”这个名词,但“反智”的现象则一直是存在的。一般地说,“反智论”可以分为两个互相关涉的部分:一是对于“智性”(intellect)本身的憎恨和怀疑,认为“智性”及由“智性”而来的知识学问对人生皆有害而无益。抱着这种态度的人我们可以叫他做“反智性论者”(anti-intellectualist)。另一方面则是对代表“智性”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als)表现一种轻鄙以至敌视。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我们称他们作“反知识分子”(anti-intellectuals)。

(more…)

“学阀”现象加剧高校学术腐败(“Academic-lord”, a phenomenon aggravates China’s academic corruption)

所谓“学阀”,是指凭借势力把持教育界或学术界的人。“学阀”门第观助长了高校拉帮结派的现象。在高校内,观点、思想、理论、方法的争鸣有助于学术创新和精进。但是“学阀”的存在不仅使得门第之内难以出现挑战者,也大大增加了门第之外挑战者的创新成本。“学阀”严重浪费学术资源。许多“学阀”在公关、行政上耗费了大量时间,在学术上自然就投入更少。“学阀”现象广泛存在于全世界的高校。有研究认为,该现象在东亚高校比欧美高校更为普遍。最典型的解释莫过于东亚儒家文化圈内独特的师承观念和等级森严的文化属性。但在中国,除了其文化因素之外,经济、历史、政治环境因素以及高校内部因素,都是导致“学阀”现象普遍的重要原因。

(more…)

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思考(Reflect on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现在传统文化很热。我认为这有好,有不好。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要把它放到历史经验里去考察。… 世界各国都要从传统社会转型变为现代社会;有些国家很顺利,有些国家则迂回曲折。在后发展国家里面,中国是丧失掉很多机会的一个国家。… 中国人民要谨记过去的悲惨教训,应该接受普适性的核心价值和共同的先进制度。这关乎国家命运和人民福祉,一定要坚持住这条。至于个人喜欢伊斯兰文化,喜欢中国文化或西方文化,如此等等,应该多元共存。私人的文化取向是公民的自由,政府和其他人都无权干预。

(more…)

“贤能政治”批判 (Political Meritocracy, a road to Totalitarianism)

“精英主义”原是西方现代民主制度下的一种政治现象和政治倾向,贝淡宁却将它强加于古代儒家与当代中国,谓之“贤能政治”。贝淡宁所倡言的“贤能政治”是一种反民主的政治理论,且充满着逻辑矛盾:它时而是民主制的对立物,时而又是民主制的补充物;时而坚决拒斥民主,时而又需要民主机制来保证其合法性。贝淡宁对民主政治的批评是站不住脚的老生常谈,对“贤能政治”的辩护也多似是而非。“贤能政治”的要害不仅在其关于民主的工具理性思维方式,从而否定人民主权,更在于它本质上是一条通往极权之路。

(more…)